《奇葩说》里的猫与画

时间:2019-12-06作者:喵星汪犬分类:养猫浏览:552评论:0

近期《奇葩说》有一个辩题:美术馆着火了,一幅名画和一只猫,只能选一个,你救谁?黄执中选择了画,李诞选择了猫。选画的,说你不救画是因为你看不懂画,选猫的,说画关我屁事,活着才是最重要的。黄执中代表的是精英式、大价值观念,追求高档次、高品位的生活,李诞的观点则是典型“小确幸”思想。

猫与画与人

细想一下,这个辩题设置得相当巧妙,如果节目组把这个辩题修改为:美术馆着火,一幅名画和一个人,救谁?那这个问题就没什么悬念,多数人一定会选救人。因为这太有代入感了,选择救画,那么假如被困的人是你,你不想获救吗?面对以子之矛,攻子之盾的尴尬情境,很少有人能全身而退。换成猫似乎就是另一个问题了,会有人觉得,被困的生命降了档次,价值已经掉到画足够衡量的位置了,可就生命来说,人和猫到底有没有本质的区别呢?

被困对象是人和画时,人象征着活着,画象征着追求,活着是必需的前提,所以答案显而易见。被困对象是猫和画时,猫和画则各自象征着平凡与高雅,此时,辩题里的默认条件是,人活着。活着才有选择,有了选择,才有给价值排序的必要。如果没得选,谁更重要还有什么意义?

无疑,世上所有的人爱活着本身优先于爱活着的意义。所以,人的成长,一定是先学会爱猫,再学会爱画。这是个循序渐进的过程,不可取舍,无法比较。

就像我们必须先学会走,才能学会跑,但走和跑哪个好,这个问题有价值吗?

况且,小学生才做选择题,成年人的世界是我全都要,就像掉进水里的女友和妈妈,都要救。狠一点,猫和画未必只能救一样。

立场与证据

《奇葩说》有不少拥趸者,其中不乏佛系青年和空虚之人,这里的空虚是指精神世界的荒芜,尽管他们早已接受了各种价值观念的洗礼,对于任何事,任何物,任何现象,都能言之成理,说出一套漂亮话,而实际上他们的内心毫无建树,一片荒芜。

就像《奇葩说》里的辩手,也许他们内心没有任何坚信,看到辩题,几番思考之后,选择立场,然后口若悬河。他们的思考内容或许并不是自己为什么会选择这个立场,而是选择哪个立场才会显得自己的观点更新颖,更“奇葩”,如此标新立异。生活中的大多数人也是如此,先有立场,新颖的立场,深刻的立场,最后才找证据。

人生不是简单的议论文,先立后论的技巧可以保证高考作文稳定发挥,却说明不了你真的有一颗善于思考的大脑。

学议论文的时候,老师说要有论据,但那只局限于作文,我们也早已不是学生。事实上,在讨论是非的时候,把先贤的话搬出来是没什么用的。逢马克思便物质基础,遇马斯洛则需求层次。而这些并非就是世界的全部真相,因为现实不是非黑即白,是灰色地带,每个人都在摸索。名言真理也只是先贤们各自探索的结果,谁能说他们一定到达了足够俯瞰众生的高度呢?

若水三千,只取一瓢,或许最后的结果是多变的,但探索的行为是永恒的。



猜你喜欢